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鑿刀隨心動 磚雕美如畫 精美磚雕將西關大屋襯托得更為典雅 背后凝聚工匠巧思

www.dzkkwe.live2019-12-26 16:33:54來源: 廣州日報

本欄目由廣州日報獨家與廣州市國家檔案館聯合推出,逢周四刊出,敬請關注。

上一次我們說了,西關大屋能經歷兩百多年時間的沖刷而容顏不改,古樸美麗的青磚功不可沒。不過,當年的工匠可不是只將青磚砌成大屋就算了。他們發揮想象力,在青磚上雕刻出了栩栩如生的人物、故事、花鳥,甚至還把詩文“寫”在了青磚上。這么了不起的藝術就是磚雕。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這些留存至今的精美藝術品蘊藏了多少匠心。

典雅西關大屋 處處可見磚雕

生活在廣州,你一定去過陳家祠。不過,在這里流連徜徉的時候,你有沒有發現,有許多青磚會“說話”,甚至會“講故事”?如果你以前沒有留意到,下次再去玩的時候,可就得留一點心了。這里有大大小小幾十幅磚雕作品,有些對你講“梁山聚義”“完璧歸趙”“姜子牙拜相”“曹操大宴銅雀臺”等歷史故事,一幅完整的磚雕作品上,數十個人物姿態各異,眉梢眼角間的表情都有細微的差異;在另外一些作品上,一只只栩栩如生的鳳凰、仙鶴、麒麟、鴛鴦、獅子會告訴你古人對吉祥如意、福壽綿長的愿望;還有些磚雕作品上,佛手、荔枝、仙桃等瓜果,似乎還能發出誘人的邀請,這里的每一種水果都有豐富的寓意,“果實累累”的圖景寄托著人們“多子多?!钡钠诖?。

其實,如果我們在荔灣湖畔的西關大屋群一帶走走,或者去沙灣鎮、小洲村、黃埔古村里轉轉,幾乎可以在每一座大屋的墻壁、屋檐、照壁、花窗上都能捕捉到磚雕的倩影,生動的形象與繁復的線頭構成一個個美麗的畫面,使你禁不住好奇,這些畫面是怎樣被一點點雕琢出來的。

畫人畫花畫故事 工匠變身藝術家

這些磚雕背后,站著一群可愛的古代工匠。讓我們先來看看他們的裝備:白紙、毛筆、鑿刀、尺子、錘子、砂紙、刷子,把工具袋塞得滿滿當當。你或許要問了,別的都好理解,白紙和毛筆是用來干什么的呀?嘿,那是用來畫出雕刻草圖的呀。像“梁山聚義”“完璧歸趙”“曹操大宴銅雀臺”等大型磚雕,沒有設計圖紙,工匠可不敢在青磚上“開刀”。雖然才疏學淺,但我總覺得,在兩百多年前從事磚雕的廣州工匠群體中,一定有很多人是了不起的藝術家。他們在創作雕刻設計稿時的專注與喜悅,只有真正熱愛藝術創作的人才能體會到。

說起來,藝術創作與工匠技藝在古代真是不分家的,中外都是如此。據英國學者斯佩澤爾與福斯卡所著的《歐洲繪畫史》一書,文藝復興時期一些了不起的畫家,同時又是建筑師或金銀工程師,他們小小年紀來到師傅的作坊,學習手藝,就算取得了很高的藝術成就,也并不自視高于鞋匠、木匠和鐵匠。這一點,倒與廣州的磚雕工匠如出一轍。不信,你去西關大屋群欣賞一下那些美麗的磚雕,工匠若沒有優秀的繪畫才能,怎么設計得出來?

對一幅磚雕作品而言,設計很重要,原料也非常重要。用來進行雕刻的青磚,硬度必須恰到好處,太硬,雕刻的時候容易“爆炸”,硬度不夠,動刀的時候總覺得黏黏糊糊,用力不當也會破裂。用于磚雕的青磚,出窯后還要在水中的磨石上細細打磨,打磨得光滑如鏡。這樣的青磚叫作水磨磚。以前,我看到“水磨石”“水磨磚”這樣的字眼,總覺得云里霧里,這一次才算弄明白了,以后去欣賞古建筑,看到這樣的標簽,一定會覺得更有意思。

動刀動錘費巧思 精美磚雕留到今

話扯遠了,回頭再說兩百年前廣府工匠的磚雕絕活。選好青磚原料,設計初稿也已完成,接下來,就該“打坯”了。這個活只能由經驗豐富的師父來主刀。如果我們有機會穿越過去,看看這場面,還蠻有意思的。但見師父對著面前的青磚沉吟半晌,然后一手拿著鑿刀,一手拿著木錘,一點點在青磚上“敲”出畫面的輪廓,時而動刀深,時而用力淺,何處雕近景,何處刻遠景,他全都成竹在胸。這個本事,不用上十年八年是學不到手的;要成為高手,還得付出更多時間,學手藝的時候,還必須心無旁騖。所以,古代的工匠群體講究的是先做人,后做事。師徒之間情同父子,徒弟不用心,師父一巴掌就拍過去了。沒有這樣的嚴格要求,什么樣的知識與技藝都傳承不下來。

“打坯”環節完成后,接下來是“出細”環節。這個活,師父倒可以派給靠譜的徒弟干。徒弟得依照師父在青磚上雕出來的輪廓,把師父勾勒的人物、花鳥、瓜果、亭臺樓閣等一一具體刻畫出來??梢?,“出細”同樣需要經驗,剛進“師門”的學徒肯定干不了,只能一邊幫著搬搬磚,一邊認真練習。

“出細”的環節結束后,還得經過粘補、做榫、拼接等多道工序,才能完成一幅精美的磚雕。對了,如果你下次去陳家祠或佛山祖廟等擁有許多磚雕作品的地方,稍稍留意一下,你會發現,在高處磚雕中的人物形象,大多微微前傾,這是因為工匠考慮到人們是以仰視的角度來欣賞其作品,為了讓受眾獲得更好的視覺體驗,而特意做出的細微調整。這群勤勉可愛的手藝人是如此細心,真的是用行動為“匠心”兩個字下了具體的注腳,值得我們好好學習呢。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月華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宝2国际网上真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