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廣鐘:在時光流逝中記錄流逝的時光

www.dzkkwe.live2019-09-26 16:46:03來源: 廣州日報

清乾隆 廣鐘 銅鍍金琺瑯瓶變字轉花開花鐘 廣州博物館藏

清乾隆 廣鐘 銅鍍金轉人水法奏樂鐘 廣州博物館藏

博物館尋珍錄

深研清代鐘表的廣州博物館老專家黃慶昌先生曾說:“(西洋)鐘表在中國傳播和被接受的速度是其他任何西方物品無法比擬的。”他還說:隨著西洋鐘表在宮廷、官府、官吏及貴族家庭中普及,中國多處地方出現專門的鐘表制造,成為清代手工業頗為獨特的一行,“而廣州則成為鐘表制造之翹楚,所制造的鐘表世稱‘廣鐘’”。

9月20日在越秀山廣州博物館新鮮開幕的“匠心神巧——廣作特展”中,幾件精工細作的“廣鐘”吸引了許多目光。弦輪密運,華貴精準,它們是中西文化與技術交流的成果,也是時代造就的特殊產品。

飽經風霜的老廣鐘

現在還能走

沿著“匠心神巧——廣作特展”展廳的左手邊往里走,從規模宏大的“鏨胎琺瑯太平有象”側經過,不幾步,就是四座漂亮的鐘表,高低錯落,五彩斑斕。溫暖柔和的燈光從周遭打過來,將它們的每一個細節都照得清清楚楚。

那件“銅鍍金琺瑯瓶變字轉花開花鐘”是其中最醒目的一件。它共分三層,底層內置機械裝置,正面居中為三針時鐘,鐘盤左右兩側各設一朵料石轉花。二層箱體正面為四字橫幅,橫幅內容可變換為“喜報長春”“福與天齊”“福祿萬年”“太平共樂”,平臺四角各設一瓶轉花。上層為藍琺瑯雙獸耳扁瓶,瓶體飾金色八寶圖案和卷草紋,瓶腹中央圓形窗口內嵌料石變色轉花,其花瓣形狀、顏色均可變換,有紅、綠、黃、藍四色。瓶中插一花樹,頂花可開合,花心落一蝴蝶。上弦啟動后,在音樂伴奏下,底層正面鐘表兩側的料石花旋轉,二層四字橫幅輪換,上層瓶體腹部轉花變換形狀及顏色,頂花花瓣開合有致。博物館專家指出,此鐘的機械原理、造型風格、復合工藝集中體現了乾隆時期廣匠高超的技藝。

這件廣鐘,是上世紀60年代故宮博物院調撥廣州博物館收藏的。同一時期調撥而來的,還有展覽中展出的“銅鍍金轉人水法奏樂鐘”。它底層內置機械裝置,正面下方為三針時鐘,鐘盤四角繪琺瑯花卉。表盤上方布景臺內置人物山水風景。第二層為八角亭,報時之際有音樂伴奏,亭內門簾卷起,紅衣女郎繞行一周。經由這些令人驚嘆的作品我們不難推測,當時最好的廣鐘,絕大多數都進入了宮廷。去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人,多半應該知道那里有一個專辟的“鐘表館”,陳列著經年積累起來的清宮舊藏鐘表,當中“廣鐘”的比例不小。此外,沈陽故宮博物院、廣東省博物館等也藏有不少廣鐘。廣州博物館的廣鐘收藏也很有特點。

與同時的西洋貨相比,廣鐘體現出非常鮮明的中國特色。廣州博物館副研究館員帥倩指出,其造型多為以祝壽、年節祝福等為主題的亭、臺、樓、閣建筑或葫蘆、盆、瓶等具吉祥寓意的器形,最突出的特點是表面飾以顏色鮮艷的黃、綠、藍各色透明琺瑯與細密繁縟的西洋花紋,以及大量配置水法、轉花、變花、跑人、轉鴨、鳥音等新奇巧妙的變動機械裝置。

那么這些飽經風霜的老廣鐘還能走嗎?帥倩告訴記者:可以走,但需要專業人員上發條。在故宮博物院中,有不少鐘表修理專家。古老的計時器在他們的呵護下,依舊能夠記錄下時間的流逝。

西洋鐘最早從廣州登陸

對標準時間的追求,伴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史。它既與農時、日程等生活需求密切相關,也與祭祀、禮儀的精神層面活動密不可分。我們都知道,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發明精確計時儀器的國家之一,至少在2000多年前,就出現了“土圭”“日晷”“漏壺”等儀器。這些古代的精密儀器與發達的天文觀測技術互為促進,為古代中國的社會運行提供了極大的便利。雖然英國著名科技史專家李約瑟認為,現代機械鐘表中使用的擒縱器源自中國古代蘇頌的發明。但毋庸諱言,真正意義上的機械鐘表,的確是一種地道的舶來品。而廣州,就是它登陸的第一站。

黃慶昌等專家指出,從16世紀中期開始,為了能夠獲得中國人尤其是中國官方的認可,不斷受到抵制的一些西方人員另辟蹊徑,以贈送西洋新奇物品為突破口展開“公關”。這當中,除了“千里鏡”(望遠鏡)、“萬花筒”(三棱鏡)、地圖、地球儀之外,很重要的就是鐘表,“鐘表幾乎成了外國人給中國人送禮的最佳之選”。

最早將西洋鐘表帶入中國的是意大利的羅明堅,“明萬歷九年(1581年)春,羅明堅由海路至廣州,送一機械表給總兵黃應甲”。當時人記載,“這是一種用許多小齒輪安裝成套的計時工具”。收到這些新奇的西洋物品,當時的海道副使不顧朝廷海禁政策,安排羅明堅在廣州居住了三個月。萬歷十年(1582年)12月,羅明堅、巴范濟來到肇慶府,向時任兩廣總督的陳瑞獻上包括自鳴鐘在內的許多貴重禮物。陳瑞非常高興,把他們安排在肇慶東門天寧寺內居住。為了適應中國人的生活習慣,羅明堅還親自調試自鳴鐘,把一日24小時改為12個時辰,同時把阿拉伯數字改成中文。黃慶昌指出:“此舉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1601年,中西文化、科技交流史上的著名人物、意大利的利瑪竇利用兩座自鳴鐘,敲開了中國皇宮的大門,也得到了在宣武門內居住的許可。

廣鐘是西方技術中國化的典型代表

中國官方文書記載,西洋商人將西洋鐘表運到廣東售賣,開始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至乾隆時期,中西鐘表貿易達到鼎盛階段。西洋鐘表的便利與準確,在民間也刺激了消費欲望,尤其在廣州、蘇州、上海等重要商埠大受歡迎。清人昭褳《嘯亭續錄》記載:“近日泰西所造自鳴鐘表,制造奇邪,來自粵東,士大夫爭購,家置一座為玩具。”在官民兩界的需求驅動下,南方各地尤其是廣東對西洋鐘表的仿制也越來越多,其中的精品也被地方官員用作貢品。

廣州是中國最早接觸自鳴鐘的地方,由于大量西洋鐘表在廣州集散,廣州成為清代民間機械鐘表制造的重要中心之一。首先是洋人在廣州開設鐘表作坊,如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船長馬金圖斯、18世紀倫敦著名的鐘表匠詹姆斯·考克斯的后人都在廣州開設了鐘表工場。乾隆時期訪華的英國馬戛爾尼使團成員、鐘表工匠珀蒂皮埃爾后來也居留廣州,為本地的鐘表商工作。同時,一部分廣州本地工匠也開始創業。

目前比較普遍的觀點是,廣州的鐘表行業至少在康熙時期即已形成。但直到乾隆早期,技術方面與西方同行相比仍有不小差距,“未及西洋之精巧”。乾隆十四年(1749年)乾隆帝傳諭兩廣總督:“從前所進鐘表、洋漆器皿,亦非洋做。如進鐘表、洋漆器皿、金銀絲緞、氈氈等,務必要洋做者方可。”可見這位每年訂購價值高達3萬兩到6萬兩白銀頂級鐘表的超級“發燒友”,對當時的“廣鐘”還是不太滿意的。到了乾隆中后期,特別是“一口通商”之后,經過長期的生產工藝和技術經驗積累,擅長變化革新的廣州鐘表工匠水平有了長足的進步,所制濃縮了東西方藝術、工藝精華的廣式鐘表,深受人們的喜愛。馬戛爾尼使華團成員約翰·巴羅在其《中國行紀》中有這樣的記載:“現今他們在廣東,像在倫敦一樣,以三分之一的成本,生產科克斯和梅林(Coxe and Merlin)倉庫曾經大量輸往中國的各種精巧機械裝置。中國人頭腦靈活、穎悟,纖細的手天生用來干巧妙的工作。”

黃慶昌指出:“延至嘉慶時期,廣東粵海關每年都要向宮中進獻2至4件廣鐘。故宮博物院的幾百座廣鐘都是乾、嘉時期廣東的貢品和經典之作,也因此成為保存廣鐘最多最為集中的地方。”從檔案中看,乾隆朝有相當多的廣東鐘表匠進京服役,稱為“南匠”,由廣東督撫挑選進京,技藝高超者還可攜帶家眷。

廣鐘融會了中西的工藝和技術,可謂是“西方技術中國化的典型代表”。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松竹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宝2国际网上真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