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進口出口都熱鬧 廣州曾是香料集散中心

www.dzkkwe.live2019-09-19 12:31:51來源: 廣州日報

丁香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藏四連體熏爐(圖據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官網)

廣州進口史錄

曾在中國人日常生活中占據了重要位置的“香”近年加速復歸。且不說各種香道體驗館、香道課程等四處開花,僅就更能為平常人士所了解和接受的香熏保健而言,不僅有大量的專營門店,也進入了許多私人住宅。

人有逐香的天性。古詩云“踏花歸去馬蹄香”,金榜題名之后的快樂心境與花香交融,飄然若仙。從世界范圍來看,無論東西方,香料在歷史上都是重要的商品。許多上乘的香料,產于東南亞、南亞,非泛舟浮海不可得。當年鑒真東渡,在廣州的珠江港口中看到海外巨舶中香藥堆積如山,那是屬于弄潮兒們的財富傳奇,是開拓、冒險的恢弘往事。

“沉檀龍麝”四大香 很多都是從海上來的

與眾多外來商品一樣,香料輸入中國非海路一途。但海路因運量大、距離產區近等因素,較之陸路似乎更為重要。一般來說,海外香料經“海上絲綢之路”傳入中國南方沿海地區,進而傳入中原。如今大家熟知南越國已有從海外輸入香料和燃香習俗,有眾多熏香香爐等遺物為證。如古代熏爐,就目前發現,其使用時間也呈從南向北推后的大態勢,說明這種用香之法,與南方,與海外,應該有著較為深刻的聯系。

當然,中國古代早已有使用本土香草的傳統。《楚辭》《詩經》中都有不少歌詠香草的詩句;古人并常以香草喻美人,或比喻高潔不塵的品德。當中一些香草,如艾草、茱萸,今天人們日常中也仍在使用。但多數本土的香料與上佳的舶來品相比,香氣較不持久,耐燃時間也比較短,使用起來沒那么方便。于是在西亞、東南亞等地的香料大量輸入中國以后,許多本土香料就從生活中慢慢退出了。

在古代,產自東南亞的龍腦香曾充斥廣州市場。廣州最早的一家化工廠——黃埔化工廠的前身,即是從加工龍腦冰片的華僑工廠發展而來,不能不說與歷史傳統和地利之便有相當大的關系。但海外輸入廣州的香料種類繁多,每一大類又分眾多品種;每一品種又分眾多品級。這是一個香氣繚繞的夢幻世界,也是一個極考眼力的專業領域。

海外諸香中,神秘色彩最盛者,當屬龍涎香。據說公元前18世紀巴比倫、波斯的一些生活儀式中所用的香料已經有龍涎。古人最早認為,這種散發著強烈香氣的物質,是龍的唾液。今天我們知道,它實際是由抹香鯨的消化系統分泌物形成的。唐時稱為“阿末香”。不過很快“龍涎”這個詞也有了,比如杜牧就有詩“沙虛留虎跡,水滑帶龍涎。”晚唐段成式《酉陽雜俎》記載:“撥拔力國(一般認為即今非洲索馬里北部亞丁灣南岸的柏培拉一帶),在西南海中,不食五谷,食肉而已……土地唯有象牙及阿末香,波斯商人欲入此國,團集數千,賚彩布,沒老幼共刺血立誓,乃市其物。”宋人周去非在《嶺外代答》中寫他在番禺,也就是今天的廣州看到龍涎香,“不薰不蕕,似浮石而輕也”。元人汪大淵《島夷志略》記載從中國南海西行,有叫做“龍涎嶼”的島,大概在今蘇門答臘北部。這一系列記載,都反映龍涎香是經由波斯等國商人通過海路販運至中國的。

海上貿易規模太大

沉香多得可以建亭子

由于香料在海上貿易中占比很高,所以有些學者也把海上絲綢之路稱作“香料之路”。產于阿拉伯半島、南亞、東非和東南亞的香料通過這條路線西傳歐洲,東傳至中國。杜牧詩云:“燒香翠羽帳,看舞郁金裙。”這里燃的香料,用來染裙子的郁金,都是舶來品。李商隱詩“江陵從種橘,交廣合投香”,也反映出唐代時嶺南地區用香之盛。

當時被認為品格最高的香是沉香,它居“沉檀龍麝”四大名香之首。中國南方如海南島等地,自產沉香木,但更多的貨源來自進口,主要是印度、印度尼西亞、越南、馬來西亞等地。沉香的用量非常大,因為不僅作為熏香之用,還拿來作建筑材料和裝飾。唐玄宗有沉香亭,李白酒后在此賦詩“解得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來描繪楊貴妃的美貌,楊貴妃很高興。這種亭子不止一座,唐穆宗時,波斯大商李蘇沙也用販運到中國的沉香,造了一座亭子。當時廣州“江中多婆羅門、波斯、昆侖等舶不知其數,并載香藥、珠寶、積載如山”“外國之貨日至,珠香、象犀、玳瑁,奇物溢于中國,不可勝用”。

檀香是更為一般人所熟知的香。今天國內無論大小景點,紀念品中多半都有“檀香扇”,聞起香氣撲鼻,有些是用了人工香精熏染。

實際檀香的香氣,沉靜優雅。檀香木原產印尼、澳大利亞、夏威夷與其他太平洋島嶼,用作香料的是木心部分。明代時,與中國進行檀香木貿易最重要的地區是帝汶,而夏威夷則在清前期后來居上,生生造出一座名叫“檀香山”的城市。

在傳統醫學體系中,香料往往具有醫藥價值,所以很多時候,香料和藥材混在一起。其中有很多變成了國人餐桌上的調料,比如胡椒、肉桂、豆蔻、丁香。很多人認為,到東方去尋找香料,是促成所謂“地理大發現”的主要推動力。其實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但也說明香料確實承載了人們許多的想象。

真正的肉桂僅產于斯里蘭卡,而近似的桂皮則產于中國和緬甸;豆蔻核仁產自印度尼西亞的班達海諸島;胡椒產自印度。丁香則相對復雜。丁香屬植物,約有27種,中國有約22種,其中特有種18種。中國人工栽培丁香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宋朝。而歐洲最早栽培丁香的奧地利,也要到1563年,比我國晚480年,北美更是遲至19世紀末才有丁香引種,晚于我國800多年。不過中國栽培丁香雖早,品種卻并不算多,很長一段時間里栽培較多的僅是華北紫丁香等幾種,其余大多處于野生狀態。而漢代的文獻《漢官儀》中,有關于“尚書郎”與皇帝對話前需要含丁香以保持口氣清新的記載。這里的丁香并非中國土產,而是從東南亞輸入的。

由于地位特殊 香料也當過“硬通貨”

古人云:“漢唐以來,言香者,必取南海之產。”古代經廣州港進口的主要香料不下十余種。根據宋神宗熙寧十年(1077年)的統計,廣州港進口的乳香多達17.4萬公斤。當時全國包括廣州、明州(今寧波)、杭州的三個主要港口在內,總共才進口乳香17.7萬公斤,廣州占到了98%以上。因其對國家財政收入來說特別重要,唐朝政府把香料劃歸“禁榷”物資之列,由國家統制;宋代也規定凡載有香料的船舶進港,“非出于官庫者不得私相市易”。

由于國家在很大程度上掌握了香料的流通與儲備,所以香料在各種商品中,金融屬性比較突出。在中世紀的歐洲,香料成為與絲綢、黃金類似的奢侈品,甚至可以當作一般等價物流通,特別是其中的胡椒在中世紀的歐洲常被作為借貸和納稅的媒介,故而有“貴如胡椒”之說。而在中國,香料也曾經具有過貨幣屬性。北宋曾以國家的香料儲備為基礎,發行過多次“香藥鈔”,即一種紙幣。有學者估算,北宋末年,政府從香料中獲得的收入,加上用香料進行直接支付及用香藥鈔間接進行支付的金額,可能多達300~500萬貫/年。南宋雖然對發行香藥鈔不熱心,但有資料顯示,當時香料的進出口額占了整個國家額度的四分之一。宋代宮廷中還設有“香藥庫”,負責官員為“香藥庫使”,約為正四品官員。明代也曾以香藥充抵官員工資。

實際上,廣州進口香料并不只是供國內使用。商人們的轉口貿易也做得不亦樂乎。一些研究者指出,16~19世紀初,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香料市場,東南亞大部分香料都銷往了中國。荷蘭、英國、美國等國還從廣州運載中國香料回國。由于廣州特殊的地理和商業位置,令它在很長一段時間中成為東南亞、東亞地區的香料集散中心之一。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松竹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宝2国际网上真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