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大佛寺南院現五朝文化遺存

www.dzkkwe.live2019-06-28 15:51:19來源: 廣州日報

位于北京路西側的大佛寺。

現場發掘的陶罐陶碗

位于大佛寺南院建設工地的發掘現場。

本次發掘的晚唐時期陶器堆積為一不規則灰坑狀遺跡,坑內埋藏大量陶器和釉陶器。

廣州文化拾遺

廣州大佛寺南院考古工地又爆出重要發現:就在地下不到3米深的地方發現了五代南漢時期大型磚鋪地面;同時還發現晚唐時期大規模陶器堆積。

唐末五代時期是廣州城市發展的重要階段,史載劉隱、劉巖兄弟鑿平禺山筑新南城。劉巖稱帝后又改廣州為興王府,并大興土木,修建離宮別苑和佛寺。本次考古發現為研究晚唐五代時期的廣州城市發展、珠江岸線的變遷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考古資料。

昨天下午,廣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大佛寺大雄寶殿南側大佛寺南院建設工地,向媒體現場展示了一批最新廣州考古發現成果。發掘現場與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越王宮直線距離為300多米,這里也是2014年被公布的廣州市第一批地下文物埋藏區。

據廣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易西兵介紹,本次是配合廣州大佛寺南院工程建設,對工程建設范圍進行的搶救性考古勘探和發掘,發掘面積600平方米,考古發現唐、五代、宋、明、清時期文化遺存,清理磉墩、灰坑、水井、路面等遺跡,出土了豐富的晚唐、五代及宋代遺物。其中,最重要的發現是晚唐時期大規模陶器堆積和五代南漢時期大型磚鋪地面。

記者在現場看到,晚唐時期大規模陶器堆積的發掘現場,位于地下近3米深處。晚唐時期陶器堆積為一不規則灰坑狀遺跡,灰坑南北長8.5米、東西寬6.2米、深0.5米。據介紹,坑內集中埋藏大量陶器和釉陶器,總數超過100件,包括壇、罐、碗、執壺等,大部分殘損,也有少量較完整者。一些罐內放置有碗、小壺等器物,剛清理出土時還發現一些器物間有稻草殘留。

推論:大佛寺南院一帶古代或有大規模官衙建筑

據考古人員初步判斷,這批陶器和釉陶器很可能是運輸過程中的殘損,從碼頭上岸后被發現并挑揀出來堆放于此。結合遺址的歷史地理環境分析,附近很可能原有運輸陶瓷器的碼頭,據此也表明唐代的珠江北岸很可能就在今天的惠福西路一帶。

五代南漢時期磚鋪地面位于發掘區西部,保存基本完好,清理出來的部分總面積約150平方米。據介紹,東部原有臺階連接東側的建筑物,建筑物現已不存在。地面用青灰磚或黃灰磚鋪砌,部分區域呈“人”字形紋飾。磚鋪地面中部加建一條東西向磚鋪走道,也是“人”字形鋪砌,寬3.7米。

據介紹,這些五代南漢時期的磚鋪地面與2009年廣州南越王宮署遺址發掘的南漢宮殿地磚屬于同一時期,但規格和等級與之相比較低些,這也是廣州考古上除了南漢宮殿發現的磚鋪地面之外保存完好的面積較大的磚鋪地面。

考古人員分析,磚鋪地面下面原為河灘淤積,鋪磚時先墊一層厚約30厘米的填土,平整后再鋪磚。考古人員從發掘情況判斷,磚鋪地面應為一大型建筑群的室外庭院地面,其周邊很可能原有成組的大型建筑。結合中山四路考古發現的南漢宮苑遺址判斷,該建筑群規模很大、等級很高,應屬于官衙建筑,或與佛寺有關。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黃丹彤  

(編輯: 廖如媚廣州網)

返回首頁
 
宝2国际网上真钱娱乐